当前位置:广州市天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花草关于荼蘼花的花语与传说
关于荼蘼花的花语与传说
2022-11-06

王菲的一首《开到荼蘼》让荼蘼这种洁白柔软又略显神秘花朵乍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这首作品由香港着名词人林夕作词,虽然有些人觉得这首歌词不过尔尔,但在林夕这却是他最喜欢最满意的词。

词并非越华美就越好,能够直指人心将你一直想要表达却无从诉说的感情一针见血地指出来,也许更能让人心动,震撼。林夕的这首词并无逻辑可循,但或许与荼蘼的花语“末日之美”有关吧。

荼蘼花的花语:末日之美

荼蘼花总是开在夏季其它花儿都快凋零的时候开,所以等到荼蘼开尽了,整个花季也都过去了,因此其花语便是“末日之美”。苏轼诗曰“荼蘼不争春,寂寞开最晚。”,任拙斋诗“一年春事到荼蘼”,而王琪则赋诗“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开到荼縻花事了,丝丝天荆出莓墙。”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末日之美的诠释。

蜀公(范镇)居许下……前有荼蘼架,高广可容数十客,每春季,花繁盛时,燕(宴)客于其下。约曰:“有飞花堕酒中者,为余浮一大白。”或语笑喧哗之际,微风过之,则满座无遗者。当时号为“飞英会”,传之四远,无不以为美谈也。——摘自《曲洧旧闻》

蜀公范镇居住在许下,屋前有可以容纳几十个人坐于其下围案欢聚的庞大的荼蘼花架;每年春天,花季繁盛时,于花架下广宴宾客。他们约定了一个世界上最独特的酒令——落花掉在谁的酒杯里,谁就把杯中酒喝干;微风,片片落瓣像雪一样洒满杯中、案上、座中人的衣襟……“飞英会”的主人范镇是司马光的知己好友,围绕着变法与否而个个大义凛然的政治风云中的主角们,在政治之外,却是这般清雅到极点的风流。

宋时,有一种制作荼蘼酒的方法,是先把一种叫做“木香”的香料研磨成细末,投入酒瓶中,然后将酒瓶加以密封。到了饮酒的时候,开瓶取酒,酒液已经芳香四溢,这时再临时在酒面上洒满荼蘼花瓣,酒香闻来正如荼蘼花香,几乎难以分辨二者的区别。这一做法,是受了“飞英会”的影响。于是,浮着片片荼蘼花瓣的酒杯,便成就了宋人在暮春里的一场场欢会。